朱阅平:让张家口崇礼的雪文化走向世界

0
519

张家口新闻网记者 谢岩

《我爱你塞北的雪》是朱阅平最喜爱的一首歌。在这首歌优美的旋律声中诞生了崇礼县第一个滑雪场,开启了崇礼滑雪的先河。

皮肤黝黑、戴着眼镜的朱阅平是崇礼县一位勤奋的写作者,出版、发表过各类文章、书籍约430万字。他的案头上,堆满了历史、文化方面的史料和书籍。长年从事文学创作和文史研究的他,近年来致力于崇礼县历史文化搜集整理工作,编撰了《崇礼文史》四辑,共120余万字。

谈起崇礼的雪,朱阅平的表情明快愉悦,他说:“我对雪最早的记忆是在童年的一个正月,之所以记得真切,是因为大雪落在正月十五。那天早上,娘的一声惊叫把我吵醒。我跑到外屋,只见外屋地上堆满了厚厚的雪。那时,我家的屋门是朝里开的,娘一开门,半门高的雪一下就塌进屋来。”

朱阅平家的院子紧挨着一座20多米高、100多米长的斜坡。每次落雪,附近的孩子就拿着各式各样自制的“雪板”,在一片欢叫声中从崖顶一滑而下……这是朱阅平最初的滑雪记忆。

后来,朱阅平开始创作的时候,家乡的雪、美丽的雪景无数次落在他的笔下:美妙的雪景在崇礼随处可见。雪,落在古老的长城,是一片远古的幽静;落在白桦树,是一幅恬静的油画。薄雪轻覆的草场,是一幅迷人的刺绣;落在村落,是一张祥和的年画。

大自然赋予崇礼独特的雪和独特的山水、森林,独特的气候和地形,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崇礼、爱上崇礼。短短10年,崇礼先后建成万龙、长城岭、多乐美地、云顶等滑雪场,正在规划建设的还有太舞、古杨树、桦林东三大滑雪场。人们来崇礼赏雪、滑雪,尽情地与冰雪约会。

为给奥林匹克文化奉献崇礼独特的文化遗产,让更多的人了解崇礼的历史文化,2014年,朱阅平接受了挖掘整理崇礼县辽代文化的工作。为此,他走遍全县及周边的村落,访问知情人和事件亲历者。还查阅了大量资料,反复印证史实。现在,倾注了朱阅平心血的40多万字的《崇礼辽文化研究》即将出版。

今年,作为河北省文学院的签约作家,朱阅平开始了长篇报告文学《崇礼滑雪》的创作准备工作,他不停地往返于各个雪场,搜集第一手资料,以期全方位地讲述崇礼冰雪史,讲好崇礼滑雪故事。

很多场合,朱阅平这位冰雪文化的守望者表达了这样的心情:作为崇礼人,真心期待崇礼的雪文化走向世界,崇礼的雪花能在2022年世界的舞台上绚丽绽放……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